《亲,这边不奔现》冷淡性格 ^第2章^ 最新更新:2019-04-19 12:00: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2、第二章 烫伤 ...

  •   回了一个省略号后,竹生好几分钟都没反应了。许珏知道她忙,所以也不以为意,只嘱咐她有空再回。
      
      看下腕表,离小组开会还有几分钟,许珏开始整理相关资料。
      
      每周一上午其实要事不多,更多是扫上周的尾,还有就是处理周末的一些数据表。
      
      身为职位不上不下的主管,上午给小组开会,也是为了分配数据表的任务。
      
      一般来说,只要不接工程,暂时还算闲。
      
      上午很快过去,午休前,许珏的好友时绯打了个电话过来。
      
      时绯和她大学就认识了,当初时绯选的设计专业,许珏选的建筑专业,两人不是室友,本来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去。
      
      结果有一次两个专业一起上公开课,她和同学聊天,无意中谈到专业,同学说设计专业不错,想转专业,她委婉地劝同学说,设计要秃头的。
      
      旁边一个在玩消消乐的女生忽然就说:“那你们建筑的还搬砖呢。”
      
      说这话的人,就是时绯。
      
      明明天天嫌弃自家专业,但一旦别人嫌弃,就不行了。她们俩互怼了整整一节课,旁边的同学拦都拦不住,索性让她们怼,再后来,两人莫名就成了好朋友。
      
      大学毕业之后,时绯去了设计院,现在已经是院里的香饽饽。
      
      这位香饽饽前些天被送去米国交流学习,现在刚上飞机,距离起飞还有一段时间,终于想起了许珏这位正在搬砖的好友。
      
      “喂,我绯啥事找我?”
      
      下午还有工作,大多数人都选择小憩一会儿,所以现在茶水间基本没人,许珏不想打扰他人,就跑到茶水间接热水泡咖啡,顺带接个电话。
      
      那头的时绯:“我要回C市了,下班后来接我呗?”
      
      许珏很爽快:“行,既然你这么想我,那请我吃个饭吧。”
      
      两人好好说话是很难的,时绯立马回敬:“你想我还差不多。”
      
      许珏翻了个白眼,“想你做什么,我在想我的女朋友。”
      
      “……噫,你对你这网恋挺认真的啊?”
      
      许珏笑的很甜蜜:“那是。虽然是网恋,但我们是同城,迟早会面基的,之后顺理成章就在一起了啊。”
      
      时绯坐起身,有些忧心忡忡:“珏儿啊,别怪姐姐没提醒你,网恋一时爽,面基火葬场。你怎么知道,网线对面不是一条狗啊?”
      
      许珏把速溶咖啡包撕开,漫不经心地回:“你家狗会发语音?”
      
      时绯扶额。
      
      “不是,你这个傻孩子。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变声器这种东西吗?而且,你看过她照片吗,万一很丑呢?”
      
      许珏把咖啡粉抖进杯里,很愤怒:“她不会骗我的。至于照片这个,她说过要给我,被我拒绝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哈?为什么要拒绝?”
      
      “我绯啊,柏拉图式爱情知道伐?我恋上的是她的灵魂,而非她的壳子,就算长的再不好看,我也喜欢她。”
      
      时绯有些眩晕,她还以为许珏只是闹着玩的,“还跟我扯柏拉图……朋友,are you OK?我怀疑你谈个网恋中邪了。”
      
      许珏假装没听到时绯的攻击,甜甜蜜蜜地端起杯子,开始接热水:“我很好,只是中了她的邪,嘤嘤嘤。”
      
      时绯有点想打死许珏:“……呕,再见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就嫉妒吧,单身狗。”
      
      “嘟嘟嘟……”电话被挂断了。
      
      许珏撇撇嘴,夹着手机还没打过去,身后就一声轻咳,然后一只手就掠过她的手,把热水的开关关掉了。
      
      “哇!”
      
      温润如玉石的触感太出人意料,许珏大惊,连忙后退,忘记了手里还有杯子。
      
      随着这个动作,她的手一抖,接的满满的水杯晃了晃,开水漾了出来。
      
      很不巧,她今天穿的短裙,滚烫的开水刚好泼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“嘶……”
      
      许珏小腿被烫的一颤,眼泪花子都迸了出来。
      
      “没事吧?!”
      
      一道焦急的女声从身侧传来,微凉的手覆上她的手,握紧了杯柄,稳住了摇晃的杯子继续荡出开水。
      
      哪个王八羔子吓她?
      
      许珏气的很,含着泪往旁边一看,竟然是凌大总监凌笙。
      
      “来,松手。”
      
      清冷的声音比平常温柔多了,带着些莫名的熟悉,但又有发号施令惯了的严肃意味,许珏下意识乖乖松了手。
      
      凌笙冷着脸,把杯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,牵住许珏的手,把她拉向茶水间的椅子那边。
      
      小腿被开水溅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,许珏懒得推开凌笙,由着对方扶她到椅子上坐下。
      
      许珏还没来得及说话,凌笙就蹲了下来,仔细看她被烫伤的小腿部位。
      
      距离一下子拉近,凌笙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清晰可闻,由于专注看伤,她的手还挨着许珏的腿,柔软的发顶毫无防备地展露在她眼前,许珏的脸猛地就红了。
      
      且不说凌笙是她的上司,就算是朋友,这么亲密也很少见,许珏连忙要挪开:“凌、凌总监,没事,不用……”
      
      凌笙脸色一沉,掰着她的腿不让她动:“什么没事,都烫出水泡了。”
      
      许珏被烫的地方火烧火燎的疼,她一看,确实起水泡了,怪不得那么疼呢。
      
      但她知道,现在是在领导面前,疼也得忍一下,真正的勇士要敢于面对淋漓的鲜血。
      
      于是,她故作豁达:“水泡又不用去医院,多大点事,真的不用麻烦总监了,您……”
      
      凌笙蹲着望她,有些无奈地放柔语气:“都哭了,还逞强?”
      
      “谁哭了!”小孩子受伤才会哭,许珏立马炸毛。
      
      凌笙没有说话,掏出随身携带的一块手帕,轻轻擦掉许珏因疼痛而冒出的眼泪。
      
      那动作太温柔,许珏刚炸起的毛无处安放,有些呆住了。
      
      “刚才是我吓到你了,对不起,害你这么疼。”凌笙一边拉着许珏往外走,一边封死了她所有退路,“烫伤要马上处理,不能再墨迹了,跟我来。”
      
      理由太多,许珏无言以对,只好由凌笙去了。看着身旁时不时照顾她速度而慢下来的领导,许珏有些感慨。
      
      之前虽然是凌笙吓到她才出的事,但本身打电话接太多水就是她自己的错。再说了,假如凌笙没及时按开水开关,她的手说不定还会被烫伤。
      
      哎,总监人挺好的。皮卡丘就皮卡丘吧,好人装下嫩怎么了?
      
      说起来,总监的楼层有茶水间,凌笙怎么跑她这一层的茶水间了。
      
      *
      
      趁着午休结束前,许珏结束了冲洗和冷水浸泡,坐在厕所的马桶上,把药膏挤出,一点点涂到烫伤的地方。
      
      因为要避开水泡,许珏涂完药膏,还出了一身的汗。不过涂过的伤口凉丝丝的,舒服多了,说明药膏还是挺有用的,她舒了口气。
      
      接下来是用纱布包扎。
      
      药膏和纱布都是凌笙特地买的。
      
      之前,在许珏的坚持下,凌笙还是没能帮忙。
      
      如果换了一个地方,她还真的难以拒绝这么好心的人,但这是公司,对方还是谁都认识的总监,她不想成为别人八卦的重点,更不想让人误以为她和总监关系匪浅。
      
      再说了,让总监涂脚,她不如当场去世。
      
      古代看了一个女孩子的脚,是要娶了的,她是个有女朋友的人,使不得,使不得。
      
      凌笙拿宁死不屈的她也没办法,最后只得买了药膏和纱布给她,然后走了。
      
      许珏把药膏盖子盖上,剩下的纱布收好,确认身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了,才走出厕所,回到了办公区。
      
      刚坐回位子上,手机就亮了。许珏看还有几分钟,划开屏幕,发现是竹生找她。
      
      【竹生:才忙完,你上午如何?】
      
      竹生工作忙,许珏是知道的。她的具体工作是什么,许珏出于尊重没问过,不过据竹生所说,有烦人的同事,有莫名其妙的上司,还有不听话的下属,做着精细的活儿,拿打杂的钱,想来和她的职位半斤八两。
      
      她们经常互相吐槽工作上的一些烦心事儿,可能是因为合得来,连吐槽都挺默契,许珏对竹生说的那些破事简直深有体会。
      
      以前许珏听人说,隔行如隔山,和不在同一领域的人谈对象会很辛苦,因为根本无法了解对方的辛苦,自己的憋屈对方也get不到点,久而久之,两人就各自隐瞒,最后凉凉。
      
      但竹生看上去就和建筑绝缘,却能和她聊得这么尽兴,可见,合适的话,山海亦可平。
      
      这么一忖,许珏就忍不住想撒娇了。
      
      【言如玉:亲亲女朋友,我烫伤了,大哭QAQ】
      
      【竹生:烫伤了?!疼不疼,药膏用了吗?纱布包了没?】
      
      【言如玉:都用了呜呜呜,但是还是好疼,要呼呼。】
      
      竹生立马甩了几秒钟的语音过来。
      
      许珏做贼似的左看右看,组里的林雪她们才醒,结队上厕所去了,现在四周都没人。
      
      她赶紧掏出耳机,播放。
      
      “不疼了不疼了,给你呼呼。”温柔似棉花糖一样的声音萦绕在耳际,即使经过软件加成,依然很动听。
      
      许珏陶醉在自家女朋友的温声软语里,循环了好几次,一时难以自拔。
      
      太好听,总觉得今天不是头一次听……?
      
      她反省了一下,猜测大概是循环太多次了。
      
      对了,许珏忽然想起一件事。
      
      【言如玉:你怎么没问我怎么弄伤的啊?】
      
      【竹生:原因可以稍后了解。】
      
      也就是说,更关心现状么?许珏心里一甜。
      
      【言如玉:没事啦,总监买的药膏和纱布很好用。】
      
      【竹生:总监?】
      
      【言如玉:之前在茶水室和朋友打电话,没注意开水接满了。总监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帮我关水,吓了我一跳,杯里的开水就倒在腿上了……】
      
      【竹生:这样,那都怪她。】
      
      许珏一愣,竹生怎么知道是“她”?她好像没说过总监的性别。
      
      但她转念一想,之前说过皮卡丘铃声,或许竹生觉得女性做这样的事可能性要大一些。
      
      还可能就是随便用了个代词,她想这么多做什么。
      
      【言如玉:没有,当时我在打电话,没有看到开水接满了,是我不专心的锅。总监好心帮我,只是我吓到,才……而且她送了药膏纱布,人挺好的。】
      
      某间独立办公室里,一身正装的女人转了转手里的钢笔,眉眼柔和,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涡。
      
      【竹生:哦?挺好的?】
      
      【竹生:伤了你,药膏和纱布就把你收买了?难道,你的总监长得很好看?】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凌-影后-笙:我夸我自己。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